• 鄭州紋身培訓

紋身圈少有人知的禁忌,這些紋身不能紋(紋身者必須了解的紋身禁忌)

2018-12-18  來自: 鄭州天龍紋身工作室 瀏覽次數:47

鄭州紋身小編分享,現在紋身一直很不受待見,一些人普遍認為是小混混、道上混的人才紋身,歧視,認為身上有紋身的就是壞蛋,身邊看到有人紋身就避而遠之,甚至還有人認為是西方傳來的西域文明,其實不然,紋身已經有幾千多年的華夏歷史。

古時候,聰慧的部落人民習俗是獸為圖騰、斷發紋身,盛行原始巫術,古人用帶有墨的針刺入皮膚底層在皮膚上制造一些圖案,以視吉祥、后來的圖騰而是這些圖案演變而來,甚至有背在身上的神圖騰之說。

再說紋身這個東西,其實是在周易使用過的一個小旁門演變出來的。

這中國的紋身按古理來分,多為龍鳳,關公,鯉魚,夜叉,魁星,佛,由于外來文化的沖擊,也有很多中國朋友喜歡日本傳統的有藝伎、般若、鬼面、武士,當然紋身這東西從古代圖騰演變而來,相當于請神上身,請神保佑。

我爺說是以紋物改變一個人的命勢,算是伴隨自己一生的生命圖騰,有很多禁忌,紋好了興運,差了霉運連連。

我叫程游,是一個紋身師。

紋身不是后來學的,是家傳,我爺說我們有五六百年歷史了,是很老的一脈,不過古代那會兒是叫刺青。

今天,我要說我的經歷,不僅僅要為紋身師解除一些偏見,還想吐露一些奇怪的事情,想到哪說到那吧,先說我入行后遇到的第1件怪事:

畫龍點睛。

鄭州紋身小編順便給想要紋身的朋友講一講紋龍的由頭和禁忌。

那一年我才畢業沒多久,就尋思著用這一門家傳的刺青手藝賺大錢,在城西老街開了一家紋身店,誰知道生意慘淡。

現在的年輕人,都喜歡歐美彩紋風格的那種標新立異,什么oldschool風格、newschool風格,我全都不懂,奇形怪狀的要求太多了,照著卡通人物紋,什么火拳艾斯,變形金剛,甚至有個二逼青年要我給他手上紋個表,我說你要手表不會自己買嗎?結果人家給了我一個白眼,甩手就走。

這就是傳統行業被新潮行業沖擊的典型案例了。

后來,我也在學那些小清新彩紋圖案,還有上面獵奇黑暗骷髏風,但實在競爭不過那些同行,畢竟人家是專門學這個的,手法也專業,而我就會爺爺傳下來的刺青老手藝,平常店里,只有一兩個小混混、發廊店的姑娘們找我紋一些傳統刺青,有時候一天都沒有一個客人。

這天,我在店里趴在桌上,上網查著教程視頻,正尋思著自己去研究新紋身賺些錢花的時候,一輛黑色豪華超跑停在店前,豪車上面下來一個中年人,身后帶著兩個黑西服的大漢保鏢。

那中年人戴著一塊瑞士表到店里巡視一周,給人一種久居上位者特有的霸氣,大大咧咧的坐下,大聲吆喝道,“兄弟!我叫張天霸,你是程師傅是不!我海南來的,你能給人改圖不?”

這是海南專程跨省過來找我紋身的?

我楞了好一下才反應過來,連忙從電腦桌上爬起來,“老哥兒,我這店名不經傳的,也不是什么老字號,老哥是怎么跨省大老遠找到我這地的?”

張天霸巡視了這店一周看得出很冷清,皺了皺眉。

“就海南的紋身展,那個干瘦的小伙叫李山是吧?那毛手毛腳的小子去那里秀了下他的盤腿龍,別人看不出,老哥我卻一眼就看出是傳統的刺青手法,老手藝,那手法是真有本事的,現在會這一手古法的人不多了,我問了下是誰給他紋的,就過來找你了。”

說起紋身展,那是我們小圈子里的事情。

很多不玩紋身的圈外人都不知道有這個展子,就和現在年輕人的漫展一樣,但我們比那些戴著兔耳的所謂cosplay動漫人物,更加不待見,紋身展里一群男女光著身子展露紋身,滿背花花綠綠的紋身,別人看到這種畫面會怎么看?還有人直接紋在脖子、臉上,多少都看著都有黑社hui的范兒。

那相當于小范圍的紋身交流會,標新立異,張揚個性。

但我沒想到,李山那小混混竟然跑到海南的紋身展去浪了,還在那里秀我給他紋的紋身,引來了眼前這個張天霸,但這明顯是大生意上門了,這架勢1定是個有錢富豪,從氣勢上就能看出來。

張天霸帶著倆黑衣保鏢踱步在店里走了兩圈,很有氣勢的評價道:

“老弟,你這個老手藝人似乎過得不好啊,明珠蒙塵,要不申請個非物質文化遺產什么的?老弟你這老手藝的刺青普通人看不懂,如果真有本事,我給你介紹幾個大客戶給你認識,很多朋友都信這個。”

我咳嗽了一聲,單刀直入,說,“老板您特地從海南過來,是請我改圖是吧?改圖肯定是能改的,這是一個紋身店都能做的,別的不說,單輪傳統刺青我也是老師傅了,老板你把衣服脫下,給我看看紋身。”

張天霸巡視一周,面色忽然正了正,看向身后兩個黑衣保鏢,“你們到外面去守著,別讓其他客人進來。”

他似乎不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身上的紋身,大佬有大佬做事的范兒,反正我店里經常一天沒客人,我也由著他去了,難得有大生意,直接領著他到了店后面的紋身室,把簾子拉上。

他衣服一脫,露出精壯肌肉的上半身和八塊腹肌。

一米八幾的個頭,胸膛還幾條猙獰的刀疤,以及趴在猙獰無比的暗青色紋身圖案,一股剽悍的霸道氣息撲來,這類人物我見過太多了,這位張天霸絕dui是道上混兒的,但地位絕dui高。

可看到趴在他身上的紋身,我頓時愣了。

這是一副邪異陰森的猙獰鬼圖,甚至某個瞬間,仿佛看到那青黑圖案動了動,空洞黑色眼眶閃了幾下。

“老板,你這紋的是什么啊?”

“龍,這是龍!”

張天霸哼著氣補充道,一副有些生氣的樣子,惱罵說,“你小子是不是在故意找事兒?這都看不出,這不是正經八百兒的中國龍嗎。”

“龍,我知道是龍。”我訕訕的笑了。

我自然能看出這身上紋了1條龍,但不倫不類。

龍是中國的圖騰,紋龍,這里頭有講究,不是一般人能紋的,要看屬相相符,在道上混兒的,紋龍是正常的事兒,很多道上混的杠把子來我的紋身店都紋龍,因為龍主“降”,能幫興運勢,降伏對手,戰無不勝。

但他這條龍不同,不倫不類,像龍又像虎。

這條龍額頭刻著一個王字,斑斕青黑色彩,一雙銳利的虎牙從龍口探出,紋龍出虎相,這是大忌,是龍虎相爭,沒人敢在身上這么紋,一般人隔天就死了,在我眼里這個英武霸氣的中年人已經是死人,但他還活著,就說明他命硬,特別硬的那一種命格,竟然這樣還不死,但已經精神萎靡。

很明顯,這是一個有錢的怪人。

自己找死,找人給自己紋這種作死的玩意兒,我想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紋,好好活著不好嗎?又感覺這個張天霸絕dui是一個聰明人,甚至對刺青的事情十分了解,應該不會自己這么作,只怕是有什么隱情。

這時,張天霸光著精壯的膀子看著我上下打量,似乎對我的反應有些不平靜了,眼睛有些冷酷,低聲說,“兄弟,你看出了什么?”

我訕訕的笑著說,老哥你這條龍,它有些特別。


鄭州紋身店天龍紋身主營:鄭州刺青鄭州洗紋身以及鄭州紋身培訓,歡迎想在鄭州學紋身的學員前來參觀學習,是河南紋身專業的公司,技術精湛,歡迎咨詢。

鄭州紋身店:二七區天龍紋身店 金水區天龍紋身店 高新區天龍紋身店 管城區天龍紋身店 中原區天龍紋身店 東區天龍紋身店 經開區天龍紋身店 滎陽天龍紋身店 上街天龍紋身店 新鄭天龍紋身店 鞏義天龍紋身店 中牟天龍紋身店 新密天龍紋身店 登封天龍紋身店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鄭州天龍紋身工作室 技術支持:網站優化-鄭州聚商科技 網站地圖 XML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
福彩3d乐彩网